星期二, 8月 15, 2006

[東森]街頭利刃傷人1死4傷 嫌犯吸毒、縱火前科累累

2006/08/15 17:59 Video
社會中心/綜合報導

台北市今日發生一起大白天街頭瘋狂砍人事件,警方調查後發現,這名行兇的張姓男子有多項吸毒、縱火前科,上午他抓狂在街頭瘋狂砍人,造成一死四傷,突如其來的舉動,讓被砍傷的患者大喊倒楣。

38歲的張姓男子平日遊手好閒,無正當職業,在警方的檔案中,他是個讓人超級頭痛的人物。曾經有縱火、傷人等前科,張姓嫌犯這次居然用剪刀一口氣要了一條人命,也把四個人送進醫院急診室。

床上頭上包著紗布、案發時還在送貨的快遞員方文祥慶幸老天有保佑,因為剪刀在他頭上留下的傷口,距離太陽穴短短不到一公分。

和他一樣倒楣的是這個葉姓計程車司機,在醫院裡皺著眉頭,想不透車上的客人怎麼會無預警的向他後頸部砍去,不但車資拿不到,還得自己花上醫藥費,還有一位58歲的李姓婦人,走路走到一半都有事,整個人嚇傻癱在床上,好險只有頭部、後背受到輕傷。

除了47歲的林姓男子命喪刀下,傷勢最重的就是這個穿黑背心的蕭姓男子,他左手臂遭刺傷及血管神經,還得動手術留院觀察,四名傷者撿回一命,但當街砍人還是太恐怖,除了埋怨運氣太差,也祈禱飛來橫禍的惡夢不要重演。

[聯晚]利剪刺人》與員警對峙 中一槍還不倒

記者楊正海/台北報導

台北市警中山分局員警上午處理張榮達持刀追殺無辜路人事件,抵達現場時,一度與張短暫對峙,張欲刺殺員警,警方開槍打中他的腿部時,兇性大發的張榮達雖然中彈,卻仍站著不倒,直到喊疼才坐下,被員警制伏在地。


中山分局警備隊和長春路派出所員警在案發時,分別趕往現場時,張已經逃至距離追殺路人現場50公尺遠的松江路133巷內,員警進入巷內,張拿著剪刀不放,員警一再勸阻,他都不聽,還做勢要衝向前,雙方形成對峙。

現場數名員警先找來長棍,企圖打掉他手上的利剪,但張硬是不肯將剪刀放下,口中唸唸有詞,不時大叫喝令員警不要上來。

警方先對空鳴兩槍示警,張依然拒捕,長春路派出所警員林豐裕見張突然像發狂般衝上來時,瞄準他的腿部開槍,正好打中他的右小腿,才順利把他制伏。

【2006/08/15 聯合晚報】

[聯晚]男子利剪刺5人 1死4傷

【記者楊正海/台北報導】

台北市街頭上午驚傳疑似精神障礙者持半隻剪刀刺殺路人案件!38歲男子張榮達先在台北市伊通街租屋處刺死房客林鴻測,搭計程車逃跑時又在車上刺傷司機,隨即在松江路瘋狂追殺二男一女共三名路人,總計1死4人輕重傷,警方趕到開槍打中張的右小腿,才將他制伏。


警方調查,死者是48歲的男子林鴻測,他因心臟及肺部被猛刺重傷送醫不治。傷者分別是計程車司機葉國強(右後頸部被刺一刀)、路人蕭建榮(男,左手肘、頸部各被刺一刀)、方文詳(男,頭部左側被刺一刀)、李盧秀員(女,頸部被刺一刀);嫌犯中槍後送往台大醫院,4名傷者則全部送往台北馬偕醫院急救,目前均無大礙。


警方發現,張榮達有煙毒、傷害前科,並無精神方面就醫紀錄,但他今晨瘋狂刺殺不相干的人,疑似有精神方面的疾病。警方說,上午10時許,張在台北市伊通街租住處二樓和房客林鴻測無故發生爭吵,隨即拿出一把約15公分長的半截剪刀,猛刺林鴻測左胸三刀,深及肺臟,當場血流如注倒臥血泊中。

張榮達逞兇後,搭乘計程車逃離現場,途經台北市松江路、長春路口時,又兇性大發,突然持剪刀朝司機的後頸部猛刺,司機嚇一大跳,不料張殺紅了眼,跟著跑下車,看見路人就持利剪追殺,當地因正處商業大樓密集區,往來人潮相當多,眾人被張的舉動嚇得紛紛走避,其中一女二男來不及閃避被刺濺血,街頭一片混亂。

警方即時接獲報案,趕抵現場時,張仍不斷揮舞手中的剪刀,並做勢要刺殺員警,中山分局長春路派出所一名員警對空先鳴2槍無效,隨即朝他的腿部開一槍,擊中右小腿,才搶下他手中的剪刀制伏。

【2006/08/15 聯合晚報】

[聯晚]利剪刺人》死者看他一眼 心臟當場被刺


【記者楊正海/台北報導】

男子張榮達上午在台北市涉嫌持剪刀沿口隨機追殺路人,案發時路人很多,四處閃避,被刺殺的路人因傷勢都在頭、頸部,中刀後立刻血流如注,一身是血,街頭宛如殺戮戰場。

警方調查,張榮達租住在伊通街一棟出租公寓大約五個月,平時很少和其他房客交談,張所租住的大樓,共有40多間出租套房。

該棟公寓的女管理員吳左秀,在案發第一現場,目擊兇殺案並且向警方報案。她說,上午10時許,張榮達拿著一瓶「保力達」,到櫃檯向她表示要「退房」,她告訴張:

「退房要找房東,目前還在聯絡過程中」,張就顯得情緒不穩定,不時大叫「到底等多久!」,當時,另一名房客林鴻測正好路過樻檯,稍做停留,看了張一眼,即
被張毆打。

吳左秀驚恐地說,兩人衝突中,張榮達先將林打倒在地,仍不罷手,還不斷踢林,突然就拿出一截剪刀,朝對方胸口猛刺,把無辜的林胸口刺得血肉糢糊,匆勿逃離現場。

第二名傷者則是搭載兇嫌的司機葉建榮,張上車後把刀藏在身上,表示要去長春路,當車子到達長春路和松江路口時,就突然被他刺傷頸部,幸好兇嫌行兇後自行跑下車,才只被刺中一刀,自行開車就醫。


案發的第三現場在兇嫌下車處,據一名目擊路人表示,這處案發地點正好在一家金融機構前,人來人往,兇嫌下手前,也沒有徵兆,突然聽到有人大喊「救命! 」,才看見兇嫌持兇器追趕路人。

【2006/08/15 聯合晚報】

[聯晚]利剪刺人》死者被砍4刀

記者李樹人/台北報導


上午發生在台北市長春路、松江路附近的疑似精神障礙者持刀亂砍路人事件,確定已造成一人死亡、一人重傷、三人輕傷。台北馬偕醫院表示,死者為47歲的林鴻測,到院前已經死亡,總共被砍了四刀,初步研判,致命傷為前胸的一刀。


台北馬偕醫院急診室主任張文瀚指出,死者在上午10時40分被送治急診室,當時已無心跳、血壓等生命跡象,經過醫療人員搶救,仍舊回天乏術,於11時26分宣告死亡。


初步檢查發現,死者身中四刀,前胸一刀,左後背被砍了三刀,前胸一刀寬約1.5公分,剛好在心臟附近,急救時,胸腔大量出血,胸管一插,都是鮮血。研判尖刀傷及心臟及肺部,大量失血,造成死亡。


傷者部分,張文瀚指出,共有三男一女,其中一名男子傷勢較重,左手臂刺傷嚴重,血流不止,已經緊急送至開刀房,施以外科手術。


另外,三人都屬輕傷,一名女性左背有兩公分淺淺的刀傷,一名男性頸部兩公分刀傷,另一名男子則是頭皮有三公分裂傷,經過包紮處理之後,已經返家休息。



【2006/08/15 聯合晚報】

星期一, 2月 20, 2006

[聯合報論壇]誤殺無辜 對空鳴槍無不當?

于倉和/研究生(台北市)

日昨,台南市發生一起無辜女生遭流彈波及而喪命的悲劇。先不論精神病患的「不定時炸彈」對社會治安所造成的潛在危險,光是「對空鳴槍」此一動作就具有相當之危險性,絕非警方所稱「員警用槍無不當」。

警察與歹徒做第一線接觸時,距離往往只有幾公尺;由於距離過近,員警身心均承受極大的壓力,一個不當的動作即可能造成人命傷亡。

以「對空鳴槍」此一動作來說至少有以下三項重大缺失,首先由於雙方距離過近,「對空鳴槍」所浪費的時間將使歹徒有空檔做出反制動作,不要小看此一動作只花區區兩三秒鐘,在電光石火的近距離戰鬥,極可能就是讓對方趁隙反擊的大好時機;若歹徒算準警員的第一槍一定是對空鳴槍而加以利用,後果將不堪設想。

其次,台灣一般員警出勤只攜帶兩個彈匣共廿四發子彈,且台灣一般員警的槍法並非十分精準(在這次悲劇中警方連開廿多槍才「打傷」精神病患,流彈一發卻奪走少女性命),任何一發子彈對進行槍戰的警員來說都是相當寶貴的,怎麼可以浪費在「對空鳴槍」的警告上?

再者,台灣是屬於高度都市化區域,只要是人口稍微集中的地方,都一定會有高樓層的建築物,員警在與歹徒遭遇時如果「對空鳴槍」,實際上也不可能先瞄準天空,因此,擊中無辜旁人的機會不可謂不低。

現在已經是二○○六年了,難道台灣警方開槍前還要再「對空鳴槍」嗎?

【2006/02/19 聯合報】

[自由]暴力精神病患 社區隱形危機

〔記者魏怡嘉、王昶閔、王述宏、范正祥/台北報導〕近日連續發生精神病患引爆瓦斯或揮刀砍警事件,中研院生醫所鄭泰安指出,癥結出在國內社區精神醫療成效不彰,讓攻擊性傾向的病患再度發病出事;衛生署醫事處處長薛瑞元坦承,目前全台有上萬名精神病患回到社區,但因追蹤不夠,確有病患因停藥等原因具有暴力潛在危機。

內政部將研擬對策

內政部長李逸洋昨天也說,精神異常狂徒就像「不定時炸彈」,內政部將結合衛生署研究對策因應;鄭泰安則說,研究發現,精神病患的犯罪比例並未比一般人高,要預防病患犯罪,只能從改善精神醫療資源著手。

鄭泰安認為,許多病患治療出院後,缺乏定期追蹤、服藥,導致病情惡化再度出現攻擊傾向,但家屬無力制止,精神醫療單位又未主動介入,一直到「出事了」才又被強制送醫住院。

新光醫院精神科醫師林博強調,暴力型精神病患有嚴重的自傷及傷人傾向,均安排住進急性病房,限制行動看管,且在急性病房住到完全恢復正常才准予出院,但出院後若因未繼續服藥或持續追蹤,常有可能再發病。

衛生署醫事處處長薛瑞元表示,強制就醫僅治標不治本,精神病患目前只做到收容,積極復健仍有待努力,政府將加強設置復健機構,但目前全台只有近40家社區復健中心,相較於需要的精神病患人數,嚴重不足。

應落實精神醫療網

中央警察大學教務長黃富源則說,預防精神疾病患者犯罪須落實社會精神醫療網到各社區,更須對已入監服刑的精神疾患進行矯治,防止將來重返社會後再犯。但目前我國面臨各單位通報系統缺乏、聯繫不足的困境;例如警察單位就無從得知轄區內何人是有犯罪之虞的精神疾患。

2006-02-19

[聯合報]警方:打光彈匣 他中9槍才倒

記者鄭惠仁、凌珮君/台南市報導

警員甘唐溧、莊沐堯面對精神病患陳慧芳瘋狂攻擊,子彈盡發,兩人共開了廿四槍。外界質疑,處理一名只持刀的精神病男子需要開這麼多槍嗎?

兩名警員當時各開十二槍,打光彈匣的子彈。外界也要了解是誰的槍誤射林珈華?警方研判是甘唐溧倒地開槍射擊陳慧芳腿部時打偏了,致發生意外。檢察官已指示查扣槍枝送比對,確認是誰開槍誤射女學生。

台南市第一警分局表示,甘唐溧遭陳慧芳攻擊倒地時,連續開三槍,其中第一槍未擊中並向上偏,研判是這一發誤擊林珈華。

台南市警察局長王文忠說,甘唐溧跌倒躺臥射擊的現場,距離中槍女生林珈華所在的六樓陽台有六十三公尺遠,林珈華因此喪命實在令人意外,他感到萬分遺憾及惋惜。他也坦承,員警臨場經驗不足致發生意外,將加強訓練員警辦案的臨場處理反應。

王文忠表示,現場警員起初並未看到陳慧芳帶刀,甘唐溧被陳慧芳砍傷後才開槍還擊,但警方規定員警不能直接槍擊精神病患身體,只能打四肢,以免致命影響精神病患人權,遭家屬抗議,才只打陳慧芳的雙腳,並因情況緊急才會連續開槍,雖擊發廿四槍但只打中陳慧芳腳部、腹部九槍。

甘唐溧及莊沐堯表示,難以想像陳慧芳腿部中多槍後,並沒有倒下,還繼續持刀攻擊,因此才連續開槍,直到他倒在地上。

警方指出,陳慧芳左、右腳各中一槍及四槍、腹部中四槍,共中九槍才倒下,這種情節只有在電影上才看得到,卻發生在現實中。

【2006/02/19 聯合報】

[聯合報]家屬:為什麼抓瘋子開24槍?

記者辛啟松、凌珮君/台南市報導

警方流彈擊斃國二女生林珈華,家屬否認女兒是看熱鬧遭波及,指稱是跨越陽台門檻穿拖鞋才中彈,並責怪救護車到場竟先搶救精神病患陳慧芳,忽略林珈華,害得家屬自行抱著傷者下樓,光著腳追趕,要警方及消防局給一個公道。

市警局蒐證發現,林家陽台欄杆布滿灰塵,護欄有四處手腳接觸痕跡,陽台上噴濺血跡,研判林珈華應是在陽台中彈,並非家屬指子彈打進房間內。消防局調閱通聯紀錄,崇善分隊救護車先載林珈華送醫,後續才載陳慧芳。

「為什麼警察抓個瘋子要開廿四槍?」林珈華母親蕭淑珠昨天指控警方打死人又不尊重死者,前晚十一時與女兒在客廳看電視,窗外傳來男子叫罵聲,之後又傳來警笛聲及槍響,她和女兒朝陽台方向走,林珈華正跨越房間與陽台間的門檻穿拖鞋時,突然轉過頭,滿臉及上半身都是鮮血。

蕭淑珠說,母女倆沒有到陽台看熱鬧,林珈華剛跨出房門就中槍,她趕緊叫大兒子打一一九救護,自己在陽台上向下呼救,她不斷大喊「救命」,樓下警察卻沒人理她。她跟兒子合力把滿身是血的女兒抱下樓,坐在門口等待救援。

蕭淑珠說,救護車雖疾駛而來,卻停在瘋漢打警察的路口,她叫當時光著腳的兒子趕快去叫救護車。救護車竟先載瘋漢就醫,女兒是第二輛救護車搭載,救護車上沒有呼吸器維生設備,救護人員拿著簡易的呼吸罩,要她配合幫女兒做心肺復甦術,一路搖搖晃晃到醫院,拖延女兒就醫。

死者舅舅蕭明中說,林珈華昨天凌晨宣告死亡,警方清晨到成大醫院完成筆錄後,整個上午竟沒有任何警察陪伴或告知後續該如何處理。他表示,姪女是被警察打死,難道警察不應該負責後續事宜?他大罵台南市警方實在太離譜。

市警局表示,案發後曾進入林家蒐證,發現陽台的鐵製欄杆及水泥護欄,雖布滿灰塵,卻明顯可見手腳觸摸痕跡,陽台地面有噴濺血跡,研判少女中彈時,應該是在陽台,而不是在房間內,由於家屬有意見,檢察官已下令封鎖林家,待明天重新勘驗。

針對家屬指責救護車內沒有呼吸維生系統,消防局長吳明芳說,林珈華送醫時已經沒有自主呼吸心跳,依消防署操作要領,只能請家屬配合擠壓甦醒球(即家屬形容的簡易呼吸罩),強迫給予人工呼吸,並不能僅以氧氣罩給氧,否則氧氣無法輸入肺部。

第一警分局長張樹德說,分局已指派專人協助林家處理後事,並依法向警政署報告,協商後續賠償事宜,警方絕對會全力協助家屬。

【2006/02/19 聯合報】

[聯合報論壇]阿嬤經驗談「肖ㄟ驚打」

洪兆武/金融業(高雄市)

日昨在台南發生一件小女孩被警察的流彈射傷送醫不治的新聞,原來是警察為了抓一名精神病犯,對他連開廿四槍,其中一顆流彈卻不偏不倚的打到六樓的小女生,家人直說這是「人在家中坐,禍從天上來。」

面對精神病患只帶著一把菜刀,兩位員警竟然要拿兩支槍打他,難道不能拿警棍對付他嗎?阿嬤曾說:「肖ㄟ驚打!」精神錯亂的人根本不怕手槍,但是怕被打,這是老人家的經驗,警察不知道這個道理還被砍傷顯示訓練不夠,警察面對精神病患要有勇氣打他,才能避免自己受傷害。

警察執勤時需要開槍事關重大,子彈一發射不但會傷害嫌犯,還可能傷害無辜,除非有其必要性否則能免則免,尤其是傷害到一個無辜的小女孩,她的家人是多麼委屈與不捨,這不是內政部長或警員一句道歉可以化消的,警察拔槍時真的要三思而後行,才不會留下遺憾與汙名。

【2006/02/19 聯合報】

[聯合報]當街磨刀 精神病患難控管

精神病患傷人事件層出不窮,持刀砍警察的陳慧芳多次鬧事,警方卻未通報給衛生局強制就醫。台南市長許添財昨天表示,要追究疏忽之責。

台南市警方表示,患重度精神病的陳慧芳,雖然社區民眾多次報警,但陳慧芳很聰明,警察沒出現時,他拿棍棒、菜刀威嚇住戶,甚至公開磨刀,警方一到就乖乖的,因此未通報強制送醫。

衛生局副局長嚴小梅說,依「精神衛生法」規定,精神病患須經由精神科醫師診斷治療後轉介社區公衛人員輔導,有傷人傾向需住院治療者應強制就醫。但多數醫院礙於健保(新聞)規定,病患病情在可服藥控制後即須出院,不少家庭又不願容留患者,精神病患出院後有沒有按時服藥,很難控管。

台南市一區才一位公衛護士,每區列管精神病患有數十人,根本無法有效管理所有精神病患,尤其獨居的精神病患有如不定時炸彈。社政、警政及衛生單位對精神病患管理都喊「無奈」,指具傷害性的精神病患如同不定時炸彈,中央應正視此問題。

檢察官施胤弘說,精神病患要有破壞、傷人情形,警方才能通報強制送醫,往往被強制送醫時傷害都已造成。平時衛生、社政、警政單位即應利用社會資源加強注意。

【2006/02/19 聯合報】

星期日, 2月 19, 2006

[蘋果]兩兄弟為搶房間釀大禍

七英雄氣爆焚身
【突發中心╱台北報導】台北市前市議員郭錦章患精神病的兒子郭俊辰,前天與哥哥郭俊智吵架後在家引爆瓦斯,炸傷自己在內八人,其中六名警消和大台北瓦斯公司副工程師昨傷勢趨於穩定,但郭因嚴重嗆傷、全身百分之八十灼傷,情況不樂觀;而警方調查發現,兩兄弟竟是因搶房間而釀災。

「巷子的大禍害」
台北市消防局第四大隊昨重回氣爆的南京西路現場調查,代理大隊長高嘉宏表示,事發時警消還來不及向郭俊辰喊話,他就點火引爆,才會造成這麼嚴重的傷害。
郭家兩兄弟住家隔壁大樓的管理員指出,前天上午,郭俊辰回家發現哥哥兩名友人佔用他的房間睡覺,等哥哥一出門,他便與兩名友人扭打,將他們轟出門,隨後返家與哥哥大吵一架,哥哥再度離家,他就打開瓦斯桶揚言自殺。

管理員說,他聽到爭吵聲後就聞到瓦斯味,心想這對精神病兄弟又開瓦斯了,「沒想到這次真的引爆!」管理員回想,兩年多前郭氏兄弟因吸毒引來不少毒蟲,「他們真是這條巷子的大禍害!」

[民視]警制伏精神病患 流彈誤殺少女

台南市中華東路二段,昨天晚間出現一名疑似患神疾病的陳姓男子,持刀攻擊警方,一名甘姓員警還被砍四刀,警方連開二十四槍雖然制服了陳姓男子,流彈卻擊中人在63公尺遠,六樓高的十四歲林姓少女胸部動脈,送醫不治散落一地的彈殼,與滿佈地面的血跡,警方在現場拉起了封鎖線,加快採證的速度,五十七歲的陳姓男子,就是拿著這把刀砍傷一名員警,因為疑似患有精神疾病的他,拿著刀在街上閒晃,嚇壞了附近民眾,通報員警前來處理,誰知道他不肯就範,還朝著其中一名甘姓員警砍了四刀,員警只好朝他的下半身開槍[[目擊者]]兩名員警一共開了二十四槍,把兩把配槍裡的子彈都打光了,[[CG]]沒想到其中一顆卻從案發現場,飛了六十三公尺遠,擊中了一名在民宅六樓陽台的林姓少女,少女左胸中彈送醫後不治,警方上午召開記者會,澄清用槍時機[[何茂堂0153]]目前兩名員警的配槍都送交鑑識單位,釐清是哪一把槍擊發的子彈擊中少女,檢察官也重回現場,實地了解警方開槍過程[[吳維仁]]----------------從地面看,槍枝在這裡擊發,其中一顆流彈設像這間六樓的房子.從高點看,子彈就這麼巧合,從地面63公尺遠射像這裡.----------------像陳姓男子這樣的危險人物,為何遲遲沒有處理,警方也做出解釋[[何茂堂0318]]制服精神病患卻釀出人命,警方除了向家屬致歉,也承諾要依法給予賠償[[民視新聞林俊明台南市報導]]

[tvbs]男子疑精神病患 開天然氣尋死

最新消息,台中市北屯區剛剛發生一名男子開天然氣,企圖引爆自殺的案件,警方趕到現場,發現男子疑似有精神方面的疾病,緊急關掉天然氣的開關後,也把男子帶往醫院就醫。

[聯合晚報]警方誤擊案》嫌犯4年前也攻擊過警員

記者辛啟松、鄭惠仁/台南報導

罹患重度精神病的陳慧芳,91年因竊盜通緝遭警方逮捕時,就曾攻擊警員,造成偵查員黃哲民受傷。曾緝捕陳嫌的警員說,他會把警察當妖魔鬼怪,做出手勢、口唸符咒要降服警員,半個月前還大鬧後甲派出所,是顆不定時炸彈。

警方調閱陳慧芳的前科資料,發現他的前科洋洋灑灑,多數是竊盜案,他雖然是台南縣人,但平日活動的地點以台南市東區為主,10多年前陳慧芳精神還正常,近幾年行為舉止怪異,常在社區鬧事,警方昨晚一眼就認出他的身分。

警方表示,陳慧芳平日言行怪異,除了常偷東西,冬天常不穿上衣,騎著腳踏車亂逛。91年底陳慧芳被捕時,他也抓狂抵抗並攻擊欲逮捕他的員警,並指警方是妖魔鬼怪,念符咒要降服警方,只是當他被制伏後,又下跪求情。

中華東路2段111號大樓李姓管理員表示,陳慧芳並非該棟住戶,而是3個月前搬到123號3樓之3與友人同住,陳某平日看起來正常,但每月總會有一兩次精神疾病發作,站在大樓中庭咆哮,拿菜刀、鐵鍊四處遊晃。

鄰居也都知道這名怪人,曾多次報警,只是陳慧芳很聰明,警察沒有出現時,他會四處對人辱罵、咆哮,甚至拿著棍棒、菜刀到中央分隔島磨菜刀,警方一來就會乖乖的,所以不見警方把他強制送醫。

【2006/02/18 聯合晚報】

星期六, 2月 18, 2006

[民視]疑精神病 老翁持刀閒逛嚇壞人

發生在台南市的一起警方流彈傷人意外,原本員警是要制伏一名疑似患有精神疾病的陳姓男子,才開槍示警,卻演變成讓一名十二歲林姓女童中彈的遺憾事件,女童的母親不敢相信,而鄰居也說這名疑似精神病患者,三年來天天都拿刀閒晃,嚇得大家不敢出門.只不過是一時好奇,聽見了槍響,想出來看看情況,今年才十二歲的林姓女童,卻被警方的流彈打中左胸,警方為了制伏遠在一百公尺外,一名疑似患有精神疾病的持刀男子,流彈卻像天外飛來的橫禍,讓一名母親傷心欲絕.[[家屬]]事情發生得太突然,林姓女童的母親精神相當恍惚,只記得女兒出了事,自己跟上了救護車,到院前,女童已經沒有生命跡象,而這一切,看在目擊事件發生的鄰居眼裡,也是心驚膽顫.[[目擊者]]長期以來拿著刀在街上遊蕩,陳姓男子的行徑,就像顆不定時炸彈,只是誰也沒想到,竟會造成這樣的遺憾.民視新聞林俊明台南市報導

聯合晚報社論:要防堵引爆瓦斯事件!

我們必須向這些打火英雄、默默在基層服務的人,表達最誠懇的致意。

昨天發生在台北市南京西路的瓦斯氣爆事件,有太多的問題,值得我們一提再提,而且是以嚴肅的心情,寫這篇社論。

昨天的瓦斯氣爆,完全不是「意外」,過去發生過不少類似事件了。

無論是精神狀況有問題,還是爭吵導致情緒失控;無論是自己不想活,抑或想跟人同歸於盡,總之,以引爆瓦斯當威脅,就絕非「自家的事」,須以「公共危險」、「公眾威脅」的層面來看待。

在城市生活中,比鄰而居,彼此互動或許很難親密,但相互的影響,卻絕對不小。關門自殺,或閉門吵架,基本上是自己的事,不過,一旦驚動鄰居,開瓦斯引發氣爆、大火,傷害無辜鄰居與救火英雄,這就是「公共災難事件」了。

要嚴防這些「自家事」、「家務事」,演變成「公共災難事件」,平常應該灌輸公共教育觀念,養成處理家務事不該妨害他人利益的習慣與認知。這要求,當然不免高調了些,對一些已經行為失控,或精神狀態確實不佳的人來說,無異是緣木求魚。但我們要提醒的是,「家務事」的關係人,亦即精神症狀患者的家人,以及,他們的鄰居,社區的鄰里長、住戶委員會成員等等,都不該坐視問題的惡化。

也就是說,「自掃門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的集體冷漠,必須在一次又一次的「血的教訓」後,做徹底的改變。因為,當開瓦斯,成為宣洩自己情緒,或不自覺成為精神病患者的「手中武器」時,真正受傷害的,是更多「無辜第三人」!不體認到這危險,不從這危險當中找出預防的對策,悲劇一定還會再發生!雖然,我們誠懇的希望,不要再發生了。

昨天遭到瓦斯氣爆灼傷燙傷的人員,除了打火英雄、員警之外,還包括瓦斯公司的基層工作人員,想想看,他們何其無辜!但又何其值得民眾尊敬呢!他們明知瓦斯氣爆一旦成災,會讓更多民眾受害,因而他們必須接受任務,無所逃避,這既是他們的「宿命」,卻也因他們堅守職責,在暴露自身讓自己容易受傷的同時,亦保護了更多民眾!我們怎能不向他們致敬!

別再讓瓦斯氣爆的公共災難事件發生了。對精神異常,對情緒失控的掌握,台灣社會應該視之為公共事務來處理。

【2006/02/17 聯合晚報】

[聯合晚報]引爆瓦斯》精神病患 強制住院

李光輝/精神科醫師(台北市)

疑似精神病患的郭姓男子引爆瓦斯,不僅自己性命垂危,更波及七名無辜的警消、瓦斯公司救難人員。絕大多數的精神病患沒有攻擊性,部分妄想、躁鬱、精神分裂的精神病患,則因為妄想別人要傷害他,因此會「先下手為強」,導致悲劇的發生。

精神病患往往被烙印上「不定時炸彈」的印象,社區民眾對不穩定的患者也莫可奈何,其實,依據精神衛生法第22條規定,當嚴重病患在社區中有明顯傷害他人或自己之虞,可以強制住院。因此社區民眾若是發現病患情緒不穩定,可能傷害自己或他人時,可以撥打110,請求員警前往制止,將病患送到衛生機構強制治療。

台北市衛生局成立的「社區緊急個案後送服務」,當員警要求支援,便會派出資深護士,協助病患強制持續性治療。該機制平均每個月強制治療30位病患。

以郭姓男子的情況,若是鄰居早一點打電話給警員,或是家人負起督促吃藥、回診的責任,或是社區追蹤照護制度落實,就可以避免悲劇的發生。

無辜受到波及的消防隊員,其權益受到法律保護。依據精神衛生法19條,病人侵害他人權益時,法定代理人連帶負損害賠償責任。因此家屬務必督促病患回診、吃藥,若無力約束,一定要請求支援,否則當病患闖禍時,法定代理人也難逃法律責任。(記者韋麗文/採訪整理)

【2006/02/17 聯合晚報】

[中時]瘋子趴趴走 民眾心惶惶

【蔡旻岳/特稿】
  八八年前,北一女學生步出校門口突遭精神耗弱的中年婦人何美能潑硫酸,造成廿多名學生受傷的案件仍歷歷在目,昨日再傳有精神疾病的男子郭俊辰竟自行引爆瓦斯造成警消等八人受傷的慘劇;顯見沒有完善的管理與治療,就是直接將不定時炸彈暴露在每位民眾的身旁。
  由於精神病患住院醫療制度受限於連續日數及出院後再住院的規定,使得許多患者返家後,不但是家屬沉重的負擔,也成為鄰居擔憂的對象,尤其整個社會福利政策中缺乏集體管理或長期治療的「復健社區」型態,使得精神疾病患者的家庭只會變得越來越貧窮,最後只能放任精神患者滿街趴趴走。
  何美能犯下的潑硫酸案,法界曾經一度為了精神鑑定報告書採信與否引起爭論,地方法院認定何女心神喪失,判決無罪。高等法院先是未採信精神鑑定報告,改依重傷害罪判有期徒刑七年,但更一審時仍尊重鑑定結果,仍判決無罪但令進入相當處所強制監護三年,其後更二審改判六年,全案定讞後目前何女還在高雄監獄服刑,但馬上就要屆滿,屆時何女又何去何從?答案沒人知道。近年來精神患者持續增加,如果沒有社福機構進行完善追蹤、管制、診療等措施,反而讓精神患者有了「犯案無罪」的理由與藉口,一旦再生事端,受害的將不僅是被害人家屬,連患者家屬也無法擺脫陰影。

[中時]吵架點火氣爆 震飛灼傷8人 前議員二子 都有精神病

【蔡旻岳、蔡依蒨/台北報導】
  曾任台北市第四屆市議員郭錦章的兩個兒子前日深夜吵架後,有精神疾病的小兒子郭俊辰昨日上午竟打開瓦斯點燃,引發氣爆;強烈的爆炸力道及火球,造成七名正在門口研擬破門的警消及瓦斯公司人員遭震飛灼傷倒地,包含郭嫌八人緊急送醫,四人重傷。
  昨日上午八時四十分,住在大同區南京西路的住戶發現一棟二樓公寓內傳出濃濃瓦斯味,警消人員獲報隨即在現場進行管制,但敲門、喊話無人應答;正在商議解決對策時,就在九時十分突然砰的一聲巨響,火焰瞬間從屋內噴出,站在門口的警消人員身上衣服被烈火焚毀,冰箱、冷氣、門窗、燈飾、玻璃也因氣爆飛出門外,一群人當場倒地,隨即向兩旁逃竄,留下消防水管及救護擔架,現場一片狼藉。
  哥有重殘手冊 弟弟跟著吃藥
  警方表示,嫌犯郭俊辰(卅歲)及哥哥有精神方面的疾病,哥哥還領有重度殘障手冊,定期前往振興醫院拿精神方面的藥物,弟弟雖曾強制治療,卻僅經常自行拿哥哥的藥物服用控制病情。但每當兩人酗酒,神志就很不穩定,爭吵、砸物品、謾罵聲,常吵得附近鄰居不得安寧,父親郭錦章也因顏面無光而搬家,讓兩人自行居住在現址。
  郭嫌的哥哥昨日下午從三重市三溫暖返家,驚見滿目瘡痍的住處後,自行前往大同分局雙連派出所了解狀況。他表示,前日深夜,弟弟帶了綽號「天將」及女友到家中喝酒並住到二樓,兩人莫名其妙的發生口角,一早起來,三人就通通被弟弟趕出門,因而跑到三溫暖休息,沒想到卻發生這起駭人瓦斯氣爆案件。
  口角情緒失控 警消無辜受傷
  由於涉案的嫌犯郭俊辰四肢、軀幹、臉部全身高達百分之八十五的燒燙傷,陷入昏迷,目前仍無法釐清肇事的主要原因;至於另一名站在木門門口的瓦斯公司員工陳烽耀(五十五歲)雙手、雙腳及臉部達百分之五十五的燒燙傷,傷勢嚴重,都在燒燙傷中心隔離治療中。
  受傷的八人中還包括六名警消人員,雙連派出所員警張銘倫(卅歲)左臉百分之一灼傷、消防局延平分隊隊員葉顯彬(四十三歲)左手百分之六灼傷、陳新展(五十一歲)雙手及臉部百分三灼傷、陳冠宏(廿九歲)臉部百分之一灼傷、重傷的賴耀挺(卅九歲)四肢及背部百分之廿六灼傷及下個月準備結婚的莊俊智(卅一歲)臉部及雙腳百分之四十五灼傷。

中國時報 A6/社會新聞 2006/02/17

[中時]每酗酒發作 兩兄弟變炸彈

【蔡旻岳/台北報導】
  「一年多來,兩個精神異常的兄弟經常吵架,亂砸東西,甚至還曾搬四桶瓦斯桶到門口企圖以點著的香菸縱火,兩人根本就是個不定時炸彈,會發生瓦斯氣爆只是遲早的事。」一名住在附近的陳姓住戶看在眼裡也只能頻頻搖頭。
  管區張銘倫昨日上午又接獲檢舉報案的南京西路一百零七巷瓦斯外洩,打心底就知道一定又是郭家兄弟搞的鬼,單是派出所處理兩個人噪音、毀損、打架、謾罵、鬧自殺等問題就應接不暇,只要兩人酗酒,就成了鄰居避之唯恐不及的炸彈。
  警方表示,郭俊辰及兄長兩人都有精神疾病,長年無業在家,父親郭錦章提供每人每天五百元的生活開銷,只要不酗酒、精神病未發作,兩人走在路上看不出有任何異常現象,但只要一發作,連揚言同歸於盡的話語都曾出口,尤其家中爭吵、砰砰乓乓的砸物聲常讓左鄰右舍不得安寧,警方也只能經常前往制止、勸告,兩人雖曾送往療養院治療,但返家不久就故態復萌。
  警方指出,每次只要兩兄弟鬧事,毀損他人汽機車、門前擺設的盆栽,曾經擔任過市議員的父親郭錦章就會出面花錢了事,鄰居看在地方耆老的面子,加上兩人因精神發作才會起意破壞,因此總會大事化小,小事化無,也因而種下氣爆的禍因。

中國時報 A6/社會新聞 2006/02/17

[聯合報]精神病史哥哥:一定是弟弟開瓦斯自殺

記者牟玉珮/台北報導

「他腦筋有問題,每次都說要跟我同歸於盡!」患有重度精神病、領有身心障礙手冊的郭俊志,昨天在派出所指著左額頭上的傷說「是被弟弟打的」,還數落弟弟的「罪狀」。

對鄰里指控兄弟倆搞得雞犬不寧,他說都是愛喝酒的弟弟做的。

腳著閃亮皮鞋、頭髮整齊的郭俊志下午一點返家,見到房子變了樣,一副難以置信的神色。雙連派出所長蔡煉勇要他到派出所調查,他臉露無辜;見警詢問氣爆的事,他堅稱不知情,但斷言「一定是弟弟開瓦斯自殺」。

說到激動處,郭俊志渾身發抖,但仍頻頻向警察詢問弟弟傷勢。「弟弟老愛找麻煩,常說要同歸於盡,」他指著額上的新傷:「這就是發酒瘋的弟弟傑作,弟弟常說『我忍耐你很久了』,摔東西丟椅子!」他說自己和弟弟每天向老爸各拿五百元,弟弟花老爸的錢,竟還嘲諷老爸「做一屆議員又怎樣」。

郭俊志自稱商職肄業,洩弟弟的底毫不留情:「弟弟念補校都考零分,有精神病還不去申請;我是從陸軍航空指揮部退伍才發病的,當時上兵退伍,接到退伍令卻寫下兵,受到刺激撕毀退伍令才發神經。」

他斷斷續續吃藥,一個多月前才出院,社會局和衛生局都探訪過他,不過他又改口說:「我也沒怎樣,就送我到巿療。」

郭俊志還不諱言他和弟弟郭俊辰是爸爸的小老婆生的,大媽生了兩個哥哥酖大哥四十幾歲在大陸打嗎啡過量死亡,二哥很孝順,跟中風的大媽住在一起,他媽媽已十幾年未見。郭俊志還很「誠實」的說,跟弟弟都吸過安非他命,但現已不吸。

警方詢問郭俊志上午離家前是否曾跟弟弟吵架,有沒有搬瓦斯桶?他一口否認,還說鄰居看到先離開的一男一女是弟弟的朋友,他離家前見郭俊辰還在看電視,並無任何異樣,不知怎麼會發生這種事。

但他一度說溜嘴,拉開夾克指著白色內衣說,早上見情況不對才匆匆離家,連衣服都沒穿好。警方見他有語無倫次情形,他的說詞恐怕只能當參考。



【2006/02/17 聯合報】

星期三, 1月 25, 2006

[TVBS]精神病患砍死人 警方槍棍圍捕

苗栗市一名精神病患中午拿著開山刀殺人後,跑到附近的農路上,警方拿出掃把竹竿圍捕嫌犯,不過他卻拿著開山刀不斷揮舞,警方一度被逼退,最後朝他開了11槍,其中4槍打中嫌犯,才將他制服。

警方對空鳴槍槍,逮捕殺人嫌犯,不過嫌犯手上拿著開山刀,不斷揮舞。警方:「刀子放下,刀子放下,砰砰砰...。」

警方大陣丈圍捕,嫌犯一點都不怕,還朝警方一步步逼近。精神病患:「打不死我啦。」

前後開了11槍,總算打中嫌犯的小腿還有手臂,將他壓制住。警方:「刀子放下,砰砰砰...。」

圍捕過程,警方把掃把、棍棒全拿了出來,還有人一時情急摔進田裡,全身都是爛泥巴。

記者:「你是不是從那邊追過來?」警方:「沒有啦,沒有啦。」記者:「你的鼻子流血了。」

至於另一旁嫌犯已經被銬上手銬,不過警方還不敢鬆懈,身上的東西全部搜索一遍,就怕他身上還有其他武器。

警方:「那邊一個小孩受傷。」記者:「是不是他弄的?」警方:「對。」

嫌犯身中四槍,打中左右邊小腿、右腹部還有手臂,送醫後傷勢嚴重仍在急救,淳樸的鄉鎮傳出這麼一起精神病患砍死人的意外,儘管警方以優勢警力甚至開槍圍捕,不過面對歹徒不要命似的步步進逼,不免也連滾帶爬。